学筝指南
  琴筝轶闻
  唐筝专题

难忘欧洲行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 2005年3月26日至4月6日,我随新加坡华乐团赴英国和匈利参加了为期1 2天的访问演出。这也是该团首次出访欧洲。
      3月26日晚,新加坡华乐团一行80令人登上了从新加坡飞往伦敦的班机。新航空姐那热情周到的服务缓解了旅途13小时的疲劳。格林尼治时间3月27日上午6点30分,我们到达了伦敦机场,办完转机手续后便马不停蹄地直飞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。经过近3个小时的飞行,我们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了这座古老而又有些神秘的城市。
       匈牙利是中欧一个文明古国,她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古老的文化,曾经孕育出伟大的音乐家李斯特和音乐教育家柯达依等文化巨人。匈牙利人民的个性就像她的语言一样直率、泼辣。如今的匈牙利虽然尚未跻身于欧洲强国之列,然而她却在默默地发展着、前进着,其开放程度令世人为之惊叹!
      布达佩斯被誉为“多瑙河上的明珠”,原先是遥遥相对的两座城市一一布达和佩斯,蓝色的多瑙河从中间缓缓流过,如今的布达和佩斯早已合为一个整体。3月28日晚,在新建的节日剧场,我团奏响的第一个音符拉开了这次欧洲巡演的序幕。当晚,我团演奏了大型管弦乐合奏,有关乃忠的《龙年新世纪》第一乐章一一“太阳”、唐建平的《后土》、《罗马尼亚民间舞曲》、谭盾的二胡与乐队《火祭》以及其它委约作品。现代派作品与根据西洋乐改编的作品相得益彰,让在场的每一位外国观众都欣赏得如痴如醉!最后,在观众们那雷鸣般
的掌声中,我团又一连加演了三首乐曲(或乐曲片段)。那晚,美妙的音乐和着热烈的掌声久久地回荡在蓝色的多瑙河畔,让这座美丽的古城平添了几分绚丽的色彩!
      休息了一天之后,我们又回到了伦敦。4月1日晚,在英国的第一场演出正式开始。这场音乐会也是在伦敦举办的“新加坡节”的闭幕式。音乐会上,我团献演了一整套全新的曲目,除了《后土》外,还有二胡与乐队《卧虎藏龙》选段;  笛子协奏曲《神曲》、书法协奏曲《沁园春—“壶口黄河”》,  以及专门聘请英国著名作曲家MichaelNyman为此次音乐会所写的乐曲《浪之声》(《MelodyWaves》)。这是一首用简约手法谱写的现代派作品。乐曲全长20多分钟,统一的速度,一致的强度和不断再现重复的旋律是此曲最大的特点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著名新加坡书法家陈瑞献老先生也专程为此次音乐会当场泼墨挥毫。在书法协奏曲《壶口黄河》的后半部分为乐曲谱写了一首壮丽的水墨诗。在演奏笛子协奏曲《神曲》时,舞美设计师也以陈瑞献先生为此创作的油画作舞台背景。这种动静结合的新形式以独特的视角开拓了音乐的新领域,从而使观众的思绪在跟着旋律流淌的同时,也能欣赏到视觉艺术之美。传统的书法配上现代的音乐,这种别出心裁的新形式着实让那些挑剔的英国观众过了一把瘾。
      4月2日下午,我们坐了七个小时的长途汽车,来到了英格兰北部一座中型城市——纽卡斯尔。这是一座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山城,其山峦虽然不如泰山那么雄伟壮丽,其河水也不如江南水乡那样秀美恬静,但它却以纯真朴实的风格打动了每一位游客的心。我们的演出将在位于纽卡斯尔市中心的一座新建的大剧院里进行,这座名为TheSage Gateshead的音乐厅的外表犹如一个花生壳,银色的反光玻璃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富丽堂皇。在音乐厅的一旁是2000年新建的千禧拱桥。……
      4月3日晚,在这座集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近2900人的大剧院里,座无虚席的观众再次被我们伟大的民族音乐所征服!演出获得了极大的轰动,甚至在连续加演了三首乐曲之后,观众们仍然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,使我们每个演员都十分激动。在音乐会后的茶水招待会上,有评论说,新加坡华乐团所演奏的这台高水准的音乐会,已经不再局限于以往的传统模式,而是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新兴音乐。在音乐总监叶聪先生的指挥下,乐团演奏的音响效果已经具有了西洋交响乐队所具有的宏伟气势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我们东方的民族音乐已逐渐被西方人士所接受,民乐已在逐步走向世界。这能不让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为之骄傲吗?
      4月5日一早,我们载着成功的喜悦,带着欧洲人民美好的祝愿满载而归,圆满完成了此次欧洲巡演。这次赴欧演出的成功,极大地鼓舞了我们这些民族音乐工作者,使我们更加有信心将中华民族音乐推向全世界!
   



金韵手机官网
新浪微博
咨询QQ
售后QQ